一次重启 – 不仅仅是希望,更是一个艰苦奋斗和重建伙伴关系的开始

在眼科学中, “20/20”通常是指清晰、完美的视力。然而,2020年这一年是极不平凡的一年,伴随着许多阴云,但我相信未来依旧是充满希望和光明的。

在202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当我们直面新冠病毒带来的公共卫生挑战,以及疫情带来的经济发展放缓和失业威胁时,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突然照亮了天际。

由东盟十国牵头,与五个亚太国家(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共同签署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同时,该协定期待更多国家,特别是印度、并希望美国,也能同心聚力,参与其中。

作为本地区最大的国家和经济体之一,印度却在最后几场讨论时提出异议,这预示了多边经济体系所将面临的艰巨挑战。在11月3日的总统大选之后,美国自己的道路尚未明晰,而中美之间的对抗关系[ys1] 亦使得情况愈发复杂。

正如东盟其独有的历史经验所彰显的那样,RCEP绝非纸上谈兵。促成RCEP成功签订的,不仅是背后许多艰苦的工作,它更象征着一种多边主义精神,以及为未来务实的合作而努力的决心。

RCEP文件本身的厚度,就足以让人了解它所取得的成就。这份文件历时8年,经过31轮谈判、15次贸易谈判委员会会议和19次部长级会议后,方才最终敲定——这是一份真正涵盖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和数字商务贸易的全面协定,由超过20个章节组成,加上附件和附表,文件总长度多达14000多页。

签署国包括新加坡、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等相对发达国家[ys2] ,也有马来西亚和泰国等发展中国家,以及老挝和柬埔寨等较不发达国家;这使把握好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充满复杂性与挑战性。东盟内部国家间的合作固然是十分稳定的,但也不容忽略个别国家由于其国内政治挑战而产生对事物优先级的分岐;中国作为亚洲地区举足轻重的大国,虽处于相对强势的地位,但在中美贸易冲突的复杂背景之下,却也依然面临着全球竞争的挑战。

最令人失望的自然是印度声称出于内政上的考量,而在最后关头戏剧性地选择退出磋商。一些评论指出,印度是担心其国内市场会被来自中国的廉价商品以及来自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农产品所充斥。同时,印度也可能是因为该协定未能满足其对扩大服务贸易的预期而感到不满、失望。

然而,即便其中存在着种种错综复杂的、仍待被克服的挑战, RCEP仍被视为东盟的一项重大成就。

RCEP现有成员国无论在人口还是GDP体量方面均占全球总量约三分之一;仅东盟就有6.4亿人口,成员国总GDP合计2.57兆美元(3.47兆新元)。一些学者预计到2030年,东盟将成为世界第四大经济体。

文莱苏丹哈桑纳尔(Sultan HM Haji Hassanal Bolkiah)称这一协定的签署是“一个里程碑”。

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Joko “Jokowi” Widodo)指出:”这一签署表明,我们仍然是多边主义的坚定支持者。”

作为RCEP贸易谈判委员会主席的印度尼西亚资深商贸官员伊曼(Iman Pambagyo)也曾在受访时表示,与会国希望该协定推动该地区未来两年的经济复苏。

2020年6月,来自RCEP参与国的部长们指出,新冠疫情使得该协定变得更加重要。

伊曼先生对新加坡媒体《海峡时报》表示:“在对多边贸易体系信心不足、一些国家之间贸易关系持续紧张、保护主义抬头以及新冠疫情对经济造成巨大冲击的大背景下,RCEP的签署向世界和企业界发出了一个信号,表明了本地区各国对未来保持乐观,并将继续致力于深化和扩大区域经济一体化,并在全球价值链中发挥更关键的作用。”

正如新加坡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于去年11月通过视讯出席于越南河内举办的东盟峰会时所指出的:“在多边主义式微、全球增长放缓的背景下,RCEP助推世界向前迈出一大步。”

李显龙总理强调:“在新冠疫情肆虐、各国都在保护主义压力下倾向于各家自扫门前雪的时候,RCEP标志着我们对于保持开放联通的供应链并促进自由贸易及互信共赢的共同决心。”

据《海峡时报》报道,李显龙总理认为,该协定也在成员国之间定下互利共赢的主旋律,这有助于加强地区的和平与安全。

还值得注意的是,李总理强调, RCEP成员国的多样性展示了不同发展阶段的经济体如何能够走到一起,为彼此的发展以及多边贸易体系的建设作出贡献。

李总理表示:“这种多样性,以及RCEP成员国与美国、欧洲和世界其他地区的紧密联系,反映了协议的包容性和开放性。” 

RCEP在东盟最具活力和增长最快的区域之一的越南河内签署后,文莱作为2021年东盟轮值主席,将以 “我们关心,我们准备,我们繁荣”为主题继续推动区域建设工作。RCEP对东盟以及更广阔的亚太地区、乃至全世界来说都是个好兆头。

越南总理阮春福(Nguyen Xuan Phuc)在开幕词中说,新冠疫情对全球和区域贸易及投资皆产生了不利影响,参加RCEP谈判的国家也不列外。

他赞扬有关各方为解决谈判中的问题经过8年的努力完成了谈判,使协议得以在第37届东盟峰会和相关会议框架内签署而感到高兴。

他指出,全球和地区经济不仅因新冠疫情而面对巨大挑战,也因全球贸易往来的萎缩而面临困境。

泰国总理巴育(Prayut Chan-O-Cha)对RCEP的缔结和签署表示欢迎。他表示支持早日执行该协定,以提高区域竞争力和增加投资机会,并加快经济从新冠疫情中复苏。此外,巴育强调了印度参与RCEP的重要性,也表达了泰国将配合所有其余成员国促使印度在未来重返RCEP协议的意愿与愿景。

柬埔寨副首相安蓬·莫尼拉(Aun Pornmoniroth)称,RCEP取得了“了不起的成就”。

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表示:“在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里,我们将抓住激动人心的机遇。”她在发言中强调,这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贸易协定将作为一个向世界发出的强烈信号,即我们致力于维护区域合作架构的信誉,保持商界对区域前景的信心,促进区域经济复苏。她还补充说,区域贸易贸易方案将为加速贸易和投资的便利化提供新的动力,成为高效、高效率、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贸易体系的一部分。

在第23届东盟-中国峰会期间,马来西亚总理穆希丁·亚辛(Tan Sri Muhyiddin Yassin)表示,RCEP的签署象征了马来西亚对多边贸易体制和区域一体化的坚定支持。他说:“马来西亚相信,RCEP极大推动并增加投资流动以及区域内贸易。由于全球增长率预计将在2021年至2025年之间放缓至3.5%左右,我们应该加倍努力以确保经济活动的可持续性。” 他同时还强调,RCEP合作应注重促进贸易和投资,以及通过数字经济来维持区域和全球供应链。

东盟秘书长林玉辉(Lim Jock Hoi)表示:“在全球性和地区性挑战仍存在的大背景下,经历长达8年的磋商,RCEP的签署是一个历史性事件;它奠定了东盟在一项意义重大的多边贸易协定中所起到的领导性角色。”

“RCEP将为本区域的企业和人民提供加速经济复苏所急需的强而有力的动力,特别是在当前的新冠疫情危机期间。”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表示,作为世界上参与人口最多、成员结构最多元、发展潜力最大的自贸区,RCEP的签署表明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仍是世界经济和人民的大道、正道。

李克强总理指出:“面对挑战,人们应该选择团结与合作,而不是冲突与对抗,选择守望相助、同舟共济,而不是以邻为壑、隔岸观火。开放合作是实现各国互利共赢的必要之路。”

本文主旨不在于深入探讨RCEP的具体细节,亦无意更深入地分析东盟和亚太地区将面临的挑战;当然,我们希望在未来的《思睿·洞见》系列中会有机会触及并详细探讨这些问题。

RCEP顺利签署后,甚至连沙特阿拉伯所主办的G20首脑会议似乎也在呼吁为全球加强合作添砖加瓦。各个国家在COVID-19疫苗项目方面的努力为增进全球合作提供了良好的开端,但经济方面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尽管人们对于中美贸易摩擦和地缘政治冲突的未来走势仍喜忧参半,许多人——即便不是大多数人——都希望,“后特朗普”的拜登政府或可有助于照亮2021年的前景,走向美好未来。

自拜登担任副总统的奥巴马时代以来,世界格局已然经历巨变;许多人对于拜登将如何处理与中国的关系持观望态度。李显龙总理访美并受时任副总统拜登接待时,双方之间的良好互动显示:新加坡可以发挥桥梁作用,促进美国和中国、乃至于印太地区双方间更好的理解。

奥巴马政府在制定美国外交政策时给予东盟充分的重视。即使拜登总统不能出席未来的东盟峰会,美国副总统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的出席也可能会带来一些正面的影响。

许多人希望中国也将发挥其影响力,通过RCEP来带动印度加入区域经济贸易协定。对于一个更有凝聚力、更紧密联系、更和谐的世界来说,越多伙伴参与就越有意义;而一个更加全球化和多边化的世界,自然也十分期待美国能够以一个更可靠、可预测的角色参与进来。

是的,当我们放眼未来,为2021年及日后做准备时,会发现干扰和挑战比比皆是;这恰恰意味着我们更加需要对事物有更深的理解与更敏锐的洞见,并且:保持希望。

即便有人试图分裂东西方,但当我们看到RCEP等一系列进展,以及德国所释放的积极信号时——我们仍然可以对世界抱有希望。2020年12月初,德国外交部长海科·马斯(Heiko Maas)曾告诫各界,近年来,在欧盟和美国考虑联合对抗中国的趋势之下,要警惕东西方之间的脱钩与分裂。亚洲国家担心欧美国家的联合可能引发一场新的冷战,导致被围困的中国发起反击;对此,他在受《海峡时报》访问时回应道,包容性是解决分歧、达成共识的重要元素。

的确,我们要怀有包容合作的精神,拥抱更广阔的未来愿景。

借着这一平台,展望2021,我们希望说服并激励更多的朋友,去分享、去学习、去贡献、去思考、讨论并挑战新的观点,并希望最终得以促进更深入的相互理解。

新加坡前高级政务部长 再诺(Zainul Abidin Rasheed